70男优战一万女优

 

日AV业界男女优比例悬殊

日AV业界男女优比例悬殊

日AV业界男女优比例悬殊

  据报道,日本AV导演りソわ雄次郎即将推出一部纪录片电影以向外界展示日本男优的生存现状,让人们能够理解这份看似天堂实为地狱的工作的心酸之处。りソわ雄次郎导演拍摄AV的经历超过20年,其作品数量超2000部。影片初定于今年2月23日在日本涉谷首映,名为《AV男优的生存之道》,片中专访了日本国内20名知名AV男优,其中有男优中的男神加藤鹰,单月射精最高数量保持者阿川阳志(72次)等能人异士。片中提到日本平均每月推出超4500部新片,年产值高达550亿日元(约合33亿人民币),女优人数逾万,男优仅有70人,工作量之巨可见一斑。
  日本AV男优主要以兼职入行,其中不乏一些在校大学生。更有数据显示日本每200位女性中就有1位参演过AV影片。电影主要是从男优们的角度来阐述日本AV业界,影片开始先从性病和性技巧讲起,然后延伸探讨业内男优们的价值观,感情观,拍摄风格写实,目的就是为了能让大众真正充分地了解这一看似神秘的世界。
  【AV男优工作辛苦就算了 薪水还很低】
  男优篇AV业界有个术语,称那些为了亲近偶像而拍AV的男人为“汁”,是等级最低的一种男优。只露器官丶不负责的半业馀男优数量也很多,几乎无法计数。真正的职业男优约有二十人,这些人的“专业”在于他们随时随地,不需外在刺激就能自动“硬”起来,不像半业余或“汁”,要自己在旁弄个老半天才能上阵。不过,比起动辄可拿到数十万日圆的女优,职业男优的身价可就差多了。
  “汁”男优:每部片酬五千日圆(约合人民币292元)。
  半业余男优(如负责的长濑):每部片酬二万日圆(约合人民币1217元)。
  职业男优(如最后登场的户川夏也):每部片酬五万日圆(约合人民币 3042元)。
  顶级男优(如加藤鹰丶巧克力球):每部片酬十万日圆(约合人民币6085元)。
  因为日本AV在全世界的流行,有不少外国人偏激地认为,日本影像文化本身就是“淫邪”的。其实,AV是英语Adult Video的缩写,即成人电影,日本社会学家江原由美子在《性的商品化》一书中,称AV产业是“以唤起男性性兴奋为目的而进行的女性裸体影像买卖行为”。

  1970年代初期,由于日本电影业界不振,日本五大电影公司之一的“日活”电影公司开始大量拍摄以男性观众为主的“浪漫情色片”,俗称“桃色电影”。1980年代初期家用录像机普及,人们不用再去电影院,就能以低廉的价格租赁录像带在家中观看桃色片。

  苍井空心路历程:AV是伟大的职业成人电影导演的代表人物小路谷秀树提出“成人录像”这个词。这些用录像带拍摄的影片与“日活”浪漫情色片不同,它们不指望剧场公映,只供在极个人的观影环境中满足想象。从心理学角度而言,它更具私密性。这一使命使AV几乎毫无艺术性可言。

  一般而言,AV从制作到流通的过程是:片商下单→制作公司承接制作→送审→洗印拷贝包装→批发商批发→音像店→消费者。最简单的拍摄单位是一部机器,一个摄影师,一个导演,两个演员。有时候为了压缩成本,甚至导演要兼摄影和男主演。

  一部作品拍摄时间最短大概只需1-3天,制作费用约合几万人民币至几十万人民币不等,其中大部分要支付给AV女优。如果女优隶属于某经纪公司,那么所得至少五成、多则七成要上交公司。有些“条件”不错的女孩第一次出演,最高能拿到5万余人民币的报酬。

  最低廉的女优,据说一天的薪水只有约1000元人民币。人们消费AV的另一渠道是购买。日本正版AV十分昂贵。最大规模的AV公司作品售价在一张DVD150-450元人民币之间。这一售价相对普通日本人的收入而言不低,因此,选择租赁的消费者更多。

  据调查,多数AV女优入行前、尤其幼年时期都有遭受言语虐待、身体虐待甚至性侵犯的经历。这使她们不同程度地患有多重人格性障碍(MPD)。早期不少AV女优入行原因是家中借债,或是被迫沦落,或是不顾一切想要迅速挣钱。但近年来,AV成为一些女性出名之路,其中不乏国立大学毕业生。

  与外界的误传有所不同的是,日本AV并非百无禁忌。一开始,日本录像伦理协会禁止连续三分钟以上的性描写。因此最早许多AV是通过大型家电卖场作为家电附赠品流传到普通消费者手中。与美国、荷兰、法国不同,在日本,即使是面向成人的AV片,也受到比较严格的限制。

  与外界的误传有所不同的是,日本AV并非百无禁忌。一开始,日本录像伦理协会禁止连续三分钟以上的性描写。因此最早许多AV是通过大型家电卖场作为家电附赠品流传到普通消费者手中。与美国、荷兰、法国不同,在日本,即使是面向成人的AV片,也受到比较严格的限制。

  与外界的误传有所不同的是,日本AV并非百无禁忌。一开始,日本录像伦理协会禁止连续三分钟以上的性描写。因此最早许多AV是通过大型家电卖场作为家电附赠品流传到普通消费者手中。与美国、荷兰、法国不同,在日本,即使是面向成人的AV片,也受到比较严格的限制。

  与外界的误传有所不同的是,日本AV并非百无禁忌。一开始,日本录像伦理协会禁止连续三分钟以上的性描写。因此最早许多AV是通过大型家电卖场作为家电附赠品流传到普通消费者手中。与美国、荷兰、法国不同,在日本,即使是面向成人的AV片,也受到比较严格的限制。

  与外界的误传有所不同的是,日本AV并非百无禁忌。一开始,日本录像伦理协会禁止连续三分钟以上的性描写。因此最早许多AV是通过大型家电卖场作为家电附赠品流传到普通消费者手中。与美国、荷兰、法国不同,在日本,即使是面向成人的AV片,也受到比较严格的限制。

  与外界的误传有所不同的是,日本AV并非百无禁忌。一开始,日本录像伦理协会禁止连续三分钟以上的性描写。因此最早许多AV是通过大型家电卖场作为家电附赠品流传到普通消费者手中。与美国、荷兰、法国不同,在日本,即使是面向成人的AV片,也受到比较严格的限制。

  与外界的误传有所不同的是,日本AV并非百无禁忌。一开始,日本录像伦理协会禁止连续三分钟以上的性描写。因此最早许多AV是通过大型家电卖场作为家电附赠品流传到普通消费者手中。与美国、荷兰、法国不同,在日本,即使是面向成人的AV片,也受到比较严格的限制。

  与外界的误传有所不同的是,日本AV并非百无禁忌。一开始,日本录像伦理协会禁止连续三分钟以上的性描写。因此最早许多AV是通过大型家电卖场作为家电附赠品流传到普通消费者手中。与美国、荷兰、法国不同,在日本,即使是面向成人的AV片,也受到比较严格的限制。

  与外界的误传有所不同的是,日本AV并非百无禁忌。一开始,日本录像伦理协会禁止连续三分钟以上的性描写。因此最早许多AV是通过大型家电卖场作为家电附赠品流传到普通消费者手中。与美国、荷兰、法国不同,在日本,即使是面向成人的AV片,也受到比较严格的限制。

  与外界的误传有所不同的是,日本AV并非百无禁忌。一开始,日本录像伦理协会禁止连续三分钟以上的性描写。因此最早许多AV是通过大型家电卖场作为家电附赠品流传到普通消费者手中。与美国、荷兰、法国不同,在日本,即使是面向成人的AV片,也受到比较严格的限制。

  与外界的误传有所不同的是,日本AV并非百无禁忌。一开始,日本录像伦理协会禁止连续三分钟以上的性描写。因此最早许多AV是通过大型家电卖场作为家电附赠品流传到普通消费者手中。与美国、荷兰、法国不同,在日本,即使是面向成人的AV片,也受到比较严格的限制。

[1] [2]  下一页

友荐云推荐